来源:科技日报

  来源:科技日报

  来源:科技日报

  美国载人航天近60载历程,功勋与诟病并存、欢歌与悲颜交会。

  宇航时代迭代推进,马斯克与他的SpaceX创造了几乎所有商业太空的重要节点,现今终于拾起美国自航天飞机退役后“干旱”的本土载人事业,向世界航天工业巅峰冲刺。

  一块最大“心病”去掉了——美国掏钱买俄罗斯“联盟”号的高价船票早已肉疼,还要不断说服自己去信任所谓“俄国人上个世纪60年代设计的飞船”,最要紧的是,一旦国际空间站出现紧急情况时,逃生舱全是俄罗斯的,美国人总觉得处于劣势。

  长久荣耀之后,咽下这份酸与苦,格外不易。

  有些人还那么不体贴。NASA刚开始向本国企业招标下一代航天载具时,立法者质疑、公众人士批评——商用航天器怎会可靠!向私企开放航天领域就是国家安全大患!磕磕绊绊许久,他们才终于明白,美国政府已没能力像当年太空竞赛初期那样一掷千金了。

  太空事业,是彰显人类力量的图腾。它能够树立大国形象,激发民族自豪,推动日后有望极大促进生产力发展的科技探索。然而落到现实层面,它也是一只用真金白银才能饲育的“白象”。

  点火升空的那一刹那背后,是雄厚的基础科学、齐备的工业部门、数量庞大的科研人员与充足坚挺的经费预算,是集整个国民经济之精华、延续几代人的传承接力。简言之,国家事业。

  半个多世纪前具备这一切条件的国家,仅有美苏两国。因而从美国宇航事业发展史的维度看,载人发射是早在60年前就已经完成的骨灰级课题,彼时在30万公里之外踩下的脚印,迄今依然是“极限”。可以想象,在当年敢言代表全人类科学探索精神的NASA人眼里,SpaceX如同入门级学徒,更不必提什么搭自家飞船更经济实惠妥帖那层意思了,简直未启齿已面红。

  但现实国情如此。在持续高调近一个世纪之后,美国进入了全面调整的转型周期。仰望星空的豪情,不得不让位于地面上的政治吵嚷。阮囊羞涩,行止两难,让商业公司分担项目、国家给予技术与经费支持的“SpaceX模式”暂时站到了C位。而如阿波罗计划那般举国之力书写的鸿篇巨制,只盼修补好百孔千疮后能如约重启。

  从这个角度看,今天的美利坚航天,依然寂寥。

  “钢铁侠”的荣光,照亮了佛罗里达的天空,但想要重燃美国航天事业的火炬,尚不能够。